唐镜语

自己跟自己跟自己跟自己玩不好吗?唐镜臣唐镜墨唐墨雨我们走!

玫瑰少年(四)

玫瑰少年(四)

伪音大佬白X性别认知障碍信

★甜饼是什么?我不知道,我没听见。

★我下一章就要发玻璃!

★语文老师你别先死,等等,我要一起走。

  辞职之后的第二个星期,韩信终于接到活儿了。

  他也不是没想过换一个地方,找一份踏实的工作,可惜的是无论到哪儿去,别人都像串通好一样都不要他。

  有一些公司还委婉的跟他说回去吧第二天等消息,有些公司看见他的简历直接就说了不要。最后一次找工作是在一个星期前,那家公司的人事部经理对他说:“得罪了程雅...我们这些小公司哪个敢要你?”

  好吧,他学历不高的人能去哪个大公司找工作?只好在家闲着了。我在他还有一些积蓄能让自己饿不死。但是总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韩信想起了自己有正式工作以前给人家拍私活的事情。之前也算是个人爱好吧,帮别人摄影还有后期什么的,因为拍出来的构图漂亮加之后期做的的确不错还在微博里小火了一把。

  时隔一年后又在微博挂了接单,等了一个星期之后,终于有人来戳他了。

  今天是给个lo娘拍外景,到了场地之后却不想约他的人是妲己。

  “你好...又见面了。”韩信到是很平淡的跟妲己打了招呼,不过妲己却很激动:“诶!你是...韩信对吧!”长刘海黑色口罩还戴一个鸭舌帽,要不是体型和红色的头发而且跟她打了招呼,妲己还真的不敢认。

   “韩信小哥,你那么好看干嘛还要把自己遮得这么严实啊。”以妲己的专业眼光来看韩信的衣服搭配并不直男死亡,只是色系过分统一,一身黑色,而且脸部遮的严严实实,人群里看不见,单独拎出来看...算了,人堆里找都找不到还拎出来?

  “习惯了而已。”韩信随口回答妲己一句就开始调整他的宝贝相机。

  “那个我现在改成拍双人的还来不来得急呀?”韩信抬头,妲己拿着手机笑的一脸谄媚:“我加钱好不好?”

  “好。”韩信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毕竟家里还有一个傻狗的要喂,次一点的狗粮根本不吃。于是韩信就在妲己越发猖狂的笑容中狠宰了妲己一顿。

  交完定金的妲己看起来更乐呵了,她笑嘻嘻的把韩信扔在了她的后勤姐妹团里然后拎着化妆箱说去接朋友然后打车走了。

  韩·一脸懵逼·不知道怎么办·玩手机冷静一下·哦我按小时收费·突然淡定·信就直接找了个地方坐着休息了,妲己的姐妹团也没有过来跟他说话,只是聚在一堆时不时看他一眼还爆发出特别奇怪的笑声。

  好熟悉的感觉...是什么时候呢...也是他在一旁呆着,其他人围在一起看着他发出各种奇怪的声音。宛如魔鬼的私语一般让人蒙蔽心智,想清除眼前的一切...但更想消灭自己...

  “他居然还有脸来上学...”我并没有做什么...

  “变态哪有要脸的呀...”我不是变态...

  “你看他那不服气的样子,我们不如...”我没有...

  “我要是他,干脆死了算了...”是啊...为什么不去死...为什么没有死...

  “唔...”头上那道疤...好痛...

   韩信捂住额头两眼发黑...好像要晕...

   “我回来啦!”妲己的声音隔着很远的距离传过来,韩信突然清醒了。

  刚刚...是又...

  “你好啊~”甜美的女声传来,韩信抬眼,栗色长发穿着Lolita的少女在他面前笑着跟他打招呼。

  不过,这眉眼这身高...“李白?”

  是了,眼前的少女除了面部线条更加柔和眼睛更加大更加圆之外都和李白一模一样包括身高...韩信站起来,穿着小高跟的少女比他高小半头。

  “李白是我哥哥啦。”少女笑容不减:“我叫李青莲,我和哥哥是双胞胎啦,高中我们有见过的...不过我哥哥你都不记得了应该也不记得我吧。”

  “嗯...都记不太清楚了...”韩信低头也没有看她:“不好意思...”

  “为什么要道歉呀?记不得又不是你的错。”少女一点也没感觉到韩信似乎不太想跟她说话:“对了,今天耽误你这么多时间,真是不好意思,改天我请你吃饭吧。说起吃饭,你今天吃早饭了没有?我哥哥说你可是有低血糖呀...刚才你是不是又低血糖了啊?”

  李青莲从葫芦形状的玩偶包里翻出了包装精美的巧克力递给韩信:“你先吃一点垫垫吧,我自己做的哟。”

  韩信还是接过了巧克力,象征性拿出来放在嘴里一个,然后把剩下的巧克力放进了兜里:“谢谢你,很好吃。”

  然后就是一整天拖拖拉拉的拍摄,韩信也乐得跟她们耗,反正多耗一会就会有多耗一会的饭钱。

  中午饭是李青莲请的客,短短一中午的时间就把韩信所有的联系方式套了个遍,理由无比理直气壮:“哎呀,做后期的时候人家还要跟你多聊一聊呢,毕竟人家微博还有不少粉丝,你P的不够好看怎么办呀?”

   能跟他聊这么久的人,李青莲是第二个...第二个?不,她或许是第一个。

   下午拍摄结束,韩信收拾完东西准备走,李青莲过来了:“你就这么走啦?我还想请你吃个晚饭呢。”

  “不用了,谢谢,我还要回家喂狗。”韩信背起他的包就走,手插在兜里捏紧了那袋巧克力。

  “那就下一次吧,我下一次拍还找你呀~”

  “好。”一个浅浅淡淡的气音,她会听得见吗?谁知道呢?

——未完待续——

 

 

 

 


玫瑰少年(三)

玫瑰少年(三)

伪音大佬白X性别认知障碍信

★我还是学不会撕逼,再见

★快乐鬼扯谁知道我在写什么

★反派人物我是不会用王者里的名字的

★语文老师看了扬言要打死我

  那满是发牢骚的女声还是喋喋不休,骂人的词语也越加难听,直到她用力的推开了化妆室的门。

  “李...李白...”女人清秀的脸上顿时写满了谄媚和紧张:“原来这个化妆间是李白前辈的呀,对不起啊,我在找别人呢...”她程雅不过是刚刚火起来的三线小明星而已,资源全靠陪睡,她可惹不起盛唐娱乐的首席。

   “不用找了,你要找的人就在这里。”李白拉着韩信的手走到女人跟前:“这是你要找的小破摄影师,我是他的专属造型师,那边是专属化妆师。”李白指了指笑的很不友善的妲己。

  “我想问一下,您现在有什么意见吗?”

  “没...没有...”国内一线歌星和最顶尖的化妆师都在这儿了,她要是敢有什么意见,还要不要混了。

  “很好,可我现在要有意见了。”李白微笑:“我们从上午六点就在这里准备了,您刚空降来就抢走了我的封面,不过不要紧,我也不是很在乎一个封面,就它让给你了,现在已经过去两个小时了,你的成果呢?”

   “程姑娘可不要告诉我说两个小时过去了,您还在找化妆间?我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在这里陪你耗下去。”李白冷笑一声:“你不要在这里敬酒不吃吃罚酒,我是什么意思?你应该懂的吧。”

  程雅能不懂吗,再不懂她也不要混了:“李白前辈不要生气啊,是后辈有眼不识泰山...这封面是您的我哪敢抢呀,您先拍您先拍我时间多。”程雅尬笑着离开了。”

   程雅走后李白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握着韩信的手走进了摄影棚。

   韩信走进摄影棚后,摄制组和后勤组直接炸了锅:

  “我操,那他妈是韩信?”

  “什么玩意儿?韩信?”

  “要不是那头红头发,我真不敢认。”

  “看身材就是韩信!我靠这小子资本这么好干啥摄影啊?”

  “平常邋里邋遢也看不出来,现在一打扮真好看啊。”

  “行了行了,别尬吹了,你看他额头。”

  然后所有人就不说话了,那么大的一个疤,哪个经纪公司会要他?

  “我看呀,你们还是离韩信远点儿,他以后的日子可是不好过了。”不知道是谁先开了一个头:“就是,他得罪了程雅还有地方活?今天是为了给李白面子,明天开始就瞧好吧。”

  “是的呀,谁不知道程雅上头有人呢,今天这韩信啊,以后算是惨了。”

  闲言碎语总是封不住的,但是拍摄总是要开始的。

  先是拍李白的单独部分,毕竟主角总归是李白。

  拍过不少平面图的李白对此也是轻车熟路,不过今天似乎是与往常不太一样,李白一惯的是走中性风,动作表情一般会偏向柔和一些,今天却似乎一只开了屏的孔雀一样,美则美矣,却有一种雄性荷尔蒙要爆炸的错觉。

  李白还没有拍完程雅又急忙火促的弄完造型赶了过来,找个隐蔽的地方坐在一旁看。

  “李白的气场收都收不住,我倒要看看那小破红毛能淡定到几时。”程雅偷偷的拿出手机,准备到韩信压不住李白的气场的时候就把他拖后腿的视频拍下来给她的金主看,程雅现在小算盘打的噼里啪啦响,就准备跟金主告状好混一个其他杂志的封面,再好一点,还能借此在网上带带节奏说李白任性嚣张拖累大家使劲黑他一波。

  哼,得罪她程雅的,都不能有好下场!什么破前辈,还敢凶我?

  终于韩信要上去拍了,程雅拿着手机正准备录像,却万万没想到场面跟她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两个人的气场非常的合拍,但却不是那种一方面作为衬托的合拍,而是两种不同的强势却能融合到一起去的合拍,如果硬要说一方是作为陪衬的话,那陪衬方绝对不是韩信。

    韩信就只是单纯的很放松的坐在那里,他面无表情的看向镜头,眼神里只有傲慢两个字。李白在他斜后方倚着沙发单手轻轻搭在他的肩头,明明没有什么特别的动作,却让人感受到一股戾气。

  就像是盛开的玫瑰从不会低下他的头颅,因为他只要高傲的待在那里就好了,想要玫瑰低下头颅的人,荆棘会让他付出血的代价的。

  程雅站起身来,直接走了。

  拍摄结束,韩信准备从沙发上坐起来时,却眼前一花直接软倒在沙发上。

  周围的人顿时慌乱起来,韩信自己异常淡定,毕竟刚刚拍摄时就有些眼晕,只能强打精神盯着镜头:“没事的,冷静一下,你们谁有糖?吃的也行,我有点低血糖,吃点东西就...”

   他话还没有说完,李白直接递了一块奶糖过来:“你能不能记得按时吃饭?”

   韩信默默的把糖吃了:“...没事,我躺这里缓一下就好...”

   李白看着韩信躺好闭上眼睛不再搭理自己之后就转身离开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昨夜没睡还是低血糖的缘故,韩信躺着的时候精神有些恍惚,只记得李白拿着什么东西过来了一趟就一觉睡到了收工。

   韩信还是像以往一样收工回了家,到家的时候,他却收到了一条短信,是个平时还挺照顾他的同事发的。

   “你最好快辞职吧,你是不可能待在公司里了,听哥一句劝吧,自己辞职还有点面子。”

——未完待续——

那啥...你们吃甜饼还是吃玻璃渣?

反正HE(如果我不咕咕咕)

  

 

  


玫瑰少年(二)

玫瑰少年(二)

  伪音大佬白X性别认知障碍信

★一写衣服造型啥的就收不住脑,奈何语文老师去的早

★蔡依林的玫瑰少年一定要听呀

★下一章想撕逼

★明天或者后天画白白和信信的封面造型鸭

  韩信被主编围住的时候还是一脸茫然的。

  自己只是被同事叫来搬东西,并没有做什么吧。

  那位平时高高在上的主编一脸谄媚的对着他说了什么,他也没有听清楚,只知道这事办不成他就要丢工作了,因为他的手已经被一只修长的,且骨节分明的手握住了。

  那只手的主人冲着他笑,就好像是很多年前一样。

  "我们打篮球缺人诶,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啊?"少年穿着校服外套笑的阳光灿烂...那时他伸出的手是不是也像现在一样温暖?...不过似乎他因为什么走开了...是什么呢...?

  "我可以邀请你陪我拍一组照片吗?"眼前的青年让韩信的思绪拉回现实,他本能的想要选择拒绝却不知为何完全拒绝不了眼前的人。

  "...可以..."浅紫色的眼睛丝毫没有焦距。

  "那太好了。"青年带着他转身就走,扭头对主编说道:"先给那个什么小花拍吧,我们可能还需要一会,对了。他的服装造型,妆容什么的都由我来做了,你没意见吧?"

  "没有没有,您请您请。"能留下李白已经是不易,主编哪还敢有什么意见。

  "那个...重新认识一下,我叫李白。"名为李白的男人将韩信拉进化妆间将他按在椅子上摘下了他的口罩:"虽然你可能不记得我...我们之前是..."

  韩信茫然的看着他。

  "...同班同学,对,高中同学。"李白略带些不自然:"你真是一点也没变..."李白将韩信厚重的刘海拨向一边,漏出了那双晶莹剔透的可以称得上是"华丽"的紫色双眸:"还是那么的...漂亮。"

  说完,李白潜意识的向后缩,发现韩信并没有任何动作后语带失望的叹息:"...你果然不记得了,以前你最讨厌别人说你漂亮了。"

  是啊,语带嘲讽和厌恶的"漂亮",谁会喜欢?

  "你不觉得...很丑吗。"韩信开口了,那对漂亮的眼睛上面,是一道狰狞的疤痕。

  它像一个蜈蚣一样从韩信的右边眉尾爬到左边额角。

  "抱歉,我要逾距了。"李白凑过去在那到疤痕上吻了一下:"漂亮的玫瑰花总是会有荆棘的不是吗?"

  "自重...不要做无谓的事情浪费时间。"韩信向后缩了缩,并没有伸手推开李白。

  你潜意识里果然还是讨厌我,连触碰都不愿意。

  "抱歉...接下来我会认真工作的。"李白转身打开化妆间的门:"老狄啊,妲己什么时候到?"

  "还有二十分钟,你赶紧挑衣服吧,这个季除了你身上的其他的款都在这里了。"狄仁杰把后面的架子推过来,你要的饰品什么的还在送,马上就能过来了。

  "谢了老狄,元芳病假了只能你多忙一会啦。"李白拉过架子一眼就看见了一款深红色的衬衫。

  "我已经想好怎么搭了,所以...你自己换还是我来帮你?"

  二十分钟后,身着深红色衬衫和破洞皮裤的韩信就被一名黄色短发的少女按在化妆台前了:“你就是玫瑰少年吧!肯定是的吧!”

  韩信不明所以欲言又止。

   “啊啊啊抱歉我太激动了,”黄发少女跳开了:“我叫妲己,是李白哥哥的御用化妆师,吓到你了真实抱歉。”

  “没有...你不用道歉的。”韩信看着她:“该道歉的是我才对,我头上的伤疤一定很难办吧。”

  妲己上下扫量了一眼他的服饰:“才不会!这道疤真是恰到好处!....啊抱歉,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我.....”

  “没事,不麻烦就好。那我们开始吧。”

  也不知道李白和狄仁杰去找了什么,等他们回来的时候,韩信的妆已经化完了。

  妲己将他的两条眉毛画的异常锋利,眼影是异常放肆的酒红,眼下细细画了一朵鲜艳的玫瑰,最难搞定的疤痕被直接画成了玫瑰的荆棘。

  妲己小心翼翼的拍了几张照片偷偷摸摸传到了她的个人微博上。

  十几分钟后评论区就炸了:

  啊啊啊啊啊啊第一次见浓妆还那么好看的男孩子啊!太好看了吧!吸溜!

   华丽!太华丽了吧!呜呜呜美得好放肆!

   大大!求这个美人的联系方式!

   呜哇我躺平了!美人正面上我!

  姐妹们!我可以!!!!

  韩信抬眼,浅紫色的眸子看向站在一旁的李白:“这样...可以了吧?”

  李白还在晃神:“啊,可以可以...呸,不行。”

  李白上前把韩信的马尾解开直直的披散下来,用沾了发蜡的梳子将韩信的头发梳的光滑如同镜面一样,再将他的刘海捋顺侧到一边,之后在他侧边头发上夹了个纯银制的卡子。

  李白让韩信站起来,又把他的衬衫从领子开始解开三个扣,给他换了一个有荆棘样式链子的腰带,最后李白不知从哪儿掏出来一条墨绿色的丝带也在韩信脖子上打了个和自己脖子上一样的结。不过李白的结在前面,韩信的却打在后颈。

  “红配绿也弄得这么好看我的眼光真是太棒了。”这边李白还在欣赏自己的“作品”,门外传来了不和谐的声音:“我一个当红女明星都没有单独化妆间凭什么他一个小破摄影师待遇比我还好,怎么着,人家还有自带的化妆师造型师是吧.....”

  李白的眉毛皱了起来。

——未完待续——

 

 

 

 

 

 


玫瑰少年

  玫瑰少年

  伪音大佬白X性别认知障碍信

★发烧烧糊涂了睡不着非要写长篇

★灵感来自蔡依林的玫瑰少年,循环听了好几天了

★私设爆炸,不喜勿入

  “今天最后一首歌,我要送给一个我很对不起的人...”清冷又略带一些沙哑的青年音通过音响在整个体育馆传开。

  今晚是男女双音歌手李白新专辑宣传的第一场巡演,虽然新专辑还没有正式发售,但是早在一个月前就已经发布了新专辑每首歌的30秒试听,今天演唱会的噱头也是全部演唱新专辑包含的歌曲,此时之前透露过的十一首歌全部演唱完毕,现在居然爆出还有最后一首歌?!李白这一番话又那么令人遐思,台下粉丝瞬间激动的大喊起来。

  台上的李白脱了之前跳舞穿的亮闪闪的西装外套换了一件有长拖尾的红色外衣,这件怎么看这么像女式风衣的衣服穿在李白身上却丝毫不显女气。

  李白抬手压住粉丝们的喊声,伸出食指放在唇间:“嘘——”

  那双因眼影而微微泛红的桃花眼配着人凌厉的剑眉一点也不女气,开口却是正经的御姐音:“谁把谁的灵魂,藏进谁的身体...”

  台下一位带着口罩扎着红色长马尾的男子浑身一震,逃也似的离开了。

  第二天新闻头条被李白占据的满满当当。

  “当红歌星李白演唱会公然出柜。”

  “李白演唱会表白”

  “李白新专辑又爆新歌”

  “粉丝自发寻找玫瑰少年试图与情敌决战”

  ......

  “这都是些什么啊...”被邀请做杂志特邀封面的李白坐在化妆台前拿着手机哭笑不得:“我明明只是唱了一首道歉的歌...”

  “早跟你说了这套行不通还跟我皮。”经纪人狄仁杰一个头两个大:“你那群脑残粉闹出事来你就等着凉吧!”

  “不过目的应该达到了吧...?”做完造型的李白双手捂着因黑色衬衫V领恨不得V到肚脐而露出的一片胸膛一脸无辜的看向狄仁杰。

  “真是辣眼睛!”狄仁杰捂脸:“把手拿下来!太特么猥琐了!”

  李白放下手回了他一个白眼,转头冲着旁边的造型师说道:“麻烦给我配个红色choker好吗?”

  “啊?”一旁的造型师有些懵逼,她做造型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见有人主动提要求加配饰:“...可是拍摄主题和推广的品牌的衣服都是定好的呀...”

  “你们定下的主题不是[跨越性别的美]吗?”李白挑眉,这个主题是根据他的男女双音定下的:“你看我喉结这么明显...这不是跑题了吗?”

  “好像是...”造型师很认同他的话:“但是赞助的品牌没有choker啊...”

  “那你给我找一条红丝带吧。”李白无奈。

  造型师找了半天终于找了一条酒红色的丝带给李白:“这你要...”

  话还没说完,李白熟练的在自己脖子上打了个繁复的蝴蝶结。

  狄仁杰拍拍造型师:“没事没事小场面,你累半天了快去休息吧。”

造型师懵懵懂懂的走了。

  “你这遮喉结到底是个什么破毛病...”狄仁杰看了半天这个蝴蝶结,发现跟衣服配起来莫名的好看:“你出道开始咱俩就一块,我就没发现你那次公开场合没遮过喉结。”

  “滚啦谁要跟你一块,”李白看着镜子怎么看怎么满意:“我脖子冷不行?再说了,那次不好看?”

  “是是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狄仁杰白眼:“好了没,出去开拍了别美了!”

  李白走出杂志社特意为他准备的单人化妆间来到拍摄场地却发现现场乱的不行,主编正一脸谄媚笑容向他走来:“这个...李白啊...我们这边出了一点状况...拍摄能不能延后啊...”

  “延后多久?”李白没说话,到是狄仁杰出声了:“我们李白目前档期排的多满贵社心里没有数吗?挤出今天一天时间已经很不容易了。”

  “这我们当然知道。”主编擦汗:“这...这...这赞助商非要插进来个小花和李白合拍封面我们也很难办啊...”

  “您不用说了,她的本意不是要跟我合拍吧?她就是想要封面对吧。”李白目不转睛盯着一旁忙碌调机位和摆放更换道具的后勤们。

  “诶哈哈...是...是这样没错...”主编尴尬的不行,脑子里想把投资方千刀万剐:妈的李白什么身价那个破小花什么身价,换封面人物是脑子进水吗?!

  “我可以不要封面。”

  “真是对不起.....诶!?”主编惊呆了。

  “不过我要他跟我一起拍。”李白往人群里一指:“就那个红色马尾戴口罩还在搬东西的。”

  ——未完待续——

  更新随机掉落

 

 


月光

月光

★BGM月光——初音未来,请配合食用。

★CP不明,想怎么理解都可以,李白X楼兰公主(或者带入自己)

★私设众多,不喜勿入。

★看不懂的地方评论区直接问我。

  月光还是少年的月光。

  李白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走着,半大的少年总是对什么事情都感到很新鲜,一会儿看看这个,一会儿看看那个。

  玩儿累了便不知跳到哪处城墙,衔了根草在城墙上小憩。

  “都这么晚了,你还不回家吗?”少女清脆的声音混着铃铛叮咚撞开了一个少年星间遨游的梦。

   李白从城墙上坐起,抬头看着天上皎皎明月:“天上的谪仙人,是不会有家的。”然后李白低头,碧绿的眸子看着城墙下站着的面容秀丽的少女:“这是哪路来的仙女儿?是准备寻我回天上吗?”

    少女很开心地笑了起来,身上的铃铛也因为他的动作而颤动,发出好听的声音。

  “花言巧语,不过谢谢你这么夸奖我。”少女以手掩唇,在明亮的月光下依旧能看出她脸颊的绯红。

  “不过是很稀松平常的话语而已。”李白从城墙上跳下来,将嘴里的草叶吹起。

  李白盯着草叶飞舞到远方打了个卷又落在地上:“就像这片草叶一样随处可见,不是吗?哪怕它是在天空中飞舞过。”

  “不。”少女的眼睛明亮的吓人:“起码对我而言,它是不一样的,因为我没有见过别的草叶,而它却飞舞过。”

  李白看了她一眼,从随身的布袋里掏出一个干饼,掰了一块儿递给少女。

  “你怎么知道我饿了?”少女的眼神里写满了崇拜。

  李白爱极了这种眼神:“衣饰如此华丽,连铃铛都是金子的,一看就是什么事事都不过问的富家大小姐。现在夜这么深了,你身上既没有能装东西的口袋也没有仆从跟随...”

  少女的眼神愈加崇拜。

  “噗次。”李白捧腹笑了起来:“好了,不逗你了。其实是我饿了,但总不好意思我一个人吃,让你旁边看着吧。”

  少女愣了一瞬,随即也跟着他笑了起来。

  “你这人好生有趣。”

  “谢谢夸奖,我也认为姑娘也很有趣。”李白啃着干饼,却怎么也找不到自己的装水的葫芦:“不如我们交个朋友吧?”

  “好啊。”少女不出意料地答应了。

  “既然都是朋友了。”李白碧绿的眼眸在眼眶里转了一圈:“去你们家蹭一顿饭,你该不会介意吧?”

  “你当真要去我家蹭饭?”少女的表情有一瞬的古怪。

  “当真。”

  “那你跟我来吧。”少女转身便走,铃铛在空旷的街上传了很远的声音——

  “父王,今日我不慎迷路了,是这位少侠带我回来的...”

  从进入宫殿到站在西域王的跟前,李白到现在还没有缓过神来:“见过陛下...”

  “快吃吧。”少女伸出手在李白的面前晃晃,手上闪闪发光的宝石闪的李白眼睛疼。

  “你居然是公主。”李白的震惊直接都写在脸上。

  “我父王母后你都见过了,怎么到现在才反应过来。”少女坐在他对面笑的开心,诺大的宫殿里现在就只有他们两个人了:“快吃呀,我都困了。”

   李白反应过来,赶紧吃东西。眼前的食物美味的让他忍不住塞满满一嘴,毕竟自从出门游历开始,他就已经没有吃过什么好吃的东西了。

  吃完饭,少女找人带李白去休息,分开前,李白笑着对少女说了今晚最后一句话:“我觉得我今晚有一句话说的特别对,你真的是个仙女。”

   第二日清晨,少女从寝殿里出来时,李白已经在花园里练剑了。

  少女坐在一旁看着李白灵动的身影,李白练了多久,她就看了多久。

  “你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剑客了。”少女的语气丝毫不掩崇拜。

  “那是因为你见过的剑客太少了。”李白拎着他的剑走过来:“不过,不久之后我就会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剑客了。”

  “为什么?”

  “我要前往大唐,听人说那里有这世界上最厉害的剑客,我只要打败了他,我就是世界上最厉害的剑客了呀!”李白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

  “你要走了吗?”这次少女却没有因为他的这番话而更加崇拜起来,她捕捉到了李白将要离开的讯息:“你要去大唐?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等我成为世界上最厉害的剑客时,我就回来了。”

   “那你什么时候会走?”少女的眼神悲伤极了:“你是我唯一的朋友。”

   大风吹过,少女身上的铃铛疯狂的响了起来。专心擦剑的李白根本没有听清楚少女的后半句话。

  “哦,对了。我现在就是来请辞的。”李白抬头:“我现在就要出发了。但是我清晨的时候已经跟国王陛下说过了,现在来问问你的意见,我成名回来的时候可以...”

  少女转身跑远了。

  李白牵着西域王赠他的马,准备离开。

  “等一下!”铃铛声又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少女抱着一把剑跑了过来:“这把剑送给你,愿你早日成为天下第一厉害的剑客。”也早日回来。

  李白接过剑:“青莲?好名字。配我。”

  少女浅浅的笑了。

  李白背上剑上了马:“记住我的名字吧!我叫李白!等到这两个字传回西域的时候,就是我回来的时候!”

  少女惊讶的瞪大双眼,然后哭了起来,她看着李白远去的背影:“如果你真是天上的谪仙,那就千年以后再回来吧,”然后她大喊起来:“那时候你一定要记得我的名字啊!我叫明月!”

  “明月!”远处传来李白的喊声。

 

欲上青天揽明月。

  

  


game over

★私设狼化范海辛X教廷特使

★写给自己家cp吃的,但他说发老福特于是我就来了

★BGM Game Over——Kazaky,请配合食用,文可以不看歌一定要听鸭,反正我不听歌是写不出东西的【瘫】

★语文老师去的早留我一人孤苦伶仃

链接看评论


flesh

★私设狼化范海辛X吸血鬼化教廷特使

★这篇很早之前就写了,发不出去一直被屏蔽就很气

★BGM Flesh——Simon Curtis,请配合食用,文可以不看,歌一定要听鸭,对,我是个卖安利的

★私设严重语文老师走得早

链接看评论


put it up

★敏锐之力X街头霸王


★我之前发过这篇,坚持不到一天就被老福特屏蔽了...我不管!我胡汉三(?)非要回来!


★BGM put it up ——Chris Brown、Rihanna,请配合食用,文可以不看歌一定要听鸭


★私设爆炸不喜勿入


★语文老师死的早呀我对不起他

链接看评论区